聂云川挑挑眉毛:“这么说,毒-药必不在补药之中。”

“十(什)么?图(毒)药!”聂暄嘟着腊肠嘴大吃一惊。

聂云鼎立刻道:“不可能,太医院诊治那么多次,没人说过父王曾经中毒。”

“不是曾经中毒,是一直中毒。”聂云川将手套摘下来,扔给大谦:“王爷常年服用的补药方子给我,我看看。”

所有人都难掩震惊之色,一直中毒?!大谦急忙叫人去拿补药的方子。

聂云川又指着桌上昨晚太医开的方子:“这药停了吧,没什么用的。我重新开一方子,药用文火,三碗水煎成一碗,早晚各一次。另外再用相同药方三副,熬汤泡澡,一定要热气蒸腾,之后再视情况调整。”

说罢便感觉自己的事情都办完了,站起来很气派地甩甩华服的袖子,学着唱戏戏台上贵人的模样,双手往身后一背就准备离开。

“等等!”聂云翔急忙道:“正事还没说呢。”

聂暄这才想起来,叫聂云川来不是给自己看病的,是要说说世子的事情。

“算了,王爷今天这副模样,连话都说不利索,改天再商量这事,反正我近期还没打算走。”聂云川说着又要走。

大谦却拦住他道:“三公子,虽然还没来得及跟皇上请命封您为世子,但赎金交罢,王爷就给您入了籍。您也知道昨日太子薨没,今日群臣吊唁,您得代表武阳王府去宫中走上一趟。”

“哎?我?”聂云川看看聂暄父子(女?)三人:“他们不能自己去么?我刚到京城就去看望死人,太忌讳了。”

聂暄面色一怔:“你……你怎敢如司(是)说,袋(太)子薨没乃至(是)多(国)丧!说什么地(忌)讳”

“是呀,多丧,太丧气了,所以我才不去。”聂云川故意咬着聂暄发音道:“王爷应该亲自去,您这副面孔自带哀伤,人家还以为你是因为悲伤过度哭成了猪头,皇上说不定一感激,就开恩让大哥当世子了。”说罢转头走出了大客厅。

聂暄看着聂云川的背影,红肿的脸都气白了。聂云鼎和聂云翔却顾不上聂云川的事情,面现焦急地问道:“父王,若三弟说的是真的,您真是中毒,那事情可就大了。”

聂云翔皱眉道:“父王在京中,一向待人宽厚,那些借钱的人,您也没有拒绝过,谁有理由要毒死您呢?”

这时候大谦突然双手一拍:“哎呀,我想起来了,王爷,十三年前,您有过一次突然重病,差点没命。还是我偷偷去监狱找的方禅,给您要了一副方子。难道是那次?”

聂云鼎急忙问道;“当时方禅没有告诉你,父亲是什么病?”

“嗨,方禅那时候被治了重罪,我用一大笔钱贿赂了狱卒,只见了他一盏茶的时间。”大谦叹道:“他医术确实高明,只听我慌里慌张的表述,没见到王爷,就能开出方子来。”

聂云翔蹙眉思忖一会儿,看着聂暄道:“父亲可还想得起来,那次病重之前,去过什么地方,见过什么人么?”

聂暄怔了怔,似乎想起什么,跟大谦对视一眼。大谦一惊:“那天,王爷确实见了几个人……”

风雅茶楼中,一个茶水生带着姜麟走进后面一个雅间。雅间不大,的窗户都紧紧关着,密不透风,有些闷。

叶青和丹娘相互看了一眼,手已经扣在腰间的武器上。那茶水生却似乎什么也没看见,只回身将雅间的门关好,径直走到西边那一整面墙的博古架旁边。然后伸手抓住某一格上不起眼的一个瓷瓶,转动了一百八十度。

墙体带着博古架呲呲地移动着,瞬间出现一个开阔的门洞。门洞里面灯火昏暗,一个人坐在正中间,四五个人簇拥着他。

姜麟的面色立刻激动起来,疾步迈进去,压低声音道:“二哥!”

第25章 近在咫尺

武阳王府,聂云川舒服地“坐”在自己书房宽大的书桌前。向右瞄了他一眼:“少当家,你已经是未来的世子了,咱能好好坐吗?你这样拉屎一样蹲在椅子上,实在不雅。”

聂云川抬起头看了看四周:“不雅吗?”

向前、后、左同时回答:“雅!”

向右看着三个人一样蹲坑的姿势“坐”在紫檀木的榻上,无奈地摇摇头。


rcst.manchalan.com  bsaq.manchalan.com  bur.manchalan.com  8y5.manchalan.com  uwk.manchalan.com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.manchalan.com

本站ballbet贝博网页登录-贝博登入-ballbet西甲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

亚洲成人【永久地址127786.com】 裸体艺术【永久地址988913.com】 美女性感图片【复制网址fh1966.com打开】 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【复制网址615779.com】 婶婶的诱惑【复制官网ck781.com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