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初有眼无珠,跟错了人,多有冒犯!”景可勤是个爽快人,知道双方有这个疙瘩卡在心里,索性开天窗说亮话,毫不遮掩,“袁韬为非作歹,已失众心。听闻闯将替天行道,在下恬不知耻,特来相投,还望几位能不计前嫌。”

赵当世不在此地,青衣军又依附未久,所以这时候,杨招凤就成了赵当世的代言人。他气量不窄,又常听赵当世讲些聚拢人心的技巧,自然对景可勤没表现出什么偏见。不单他,实则呼九思以及茅庵东等对于景可勤同样没那么大的怨气。大家都是给人做事,各为其主、各尽其事罢了,造孽的是袁韬,景可勤没道理为此背上黑锅。

“闯将常说,反抗暴明,四海之内皆兄弟。几年前入川,就是为了聚合众力、共襄大义。可惜争天王别有所图,故酿出刀兵之祸,今景头领幡然醒悟、弃暗投明,正是我营需要的栋梁之才,闯将如闻,定也十分喜悦!”

景可勤听他这么说,心中大定,顾视左右道:“且不知呼、梁、杨三位兄弟怎么不见了踪影?”他认识茅庵东是呼九思的心腹干将,故有此问。

杨招凤解释道:“呼总兵现在南方坐镇大营,其余诸事一言一语道不清,等咱们收拾完战场,回营细说。”

在山中赶了许久的路,加之才打一场硬仗,景可勤和他的部下已经十分疲惫。他听杨招凤这么说,点头答应。

冬天干冷,崔树强的一把火在官军营寨蔓延很旺,压都压不住,想来孔全斌的那批物资是绝无救出的可能,所以青衣军最后又添了几把火,将整座营寨以及众多尸体统统烧成灰烬,另外略微拾掇了些尚可使用的装备即打道回府。

千余青衣军在前,景可勤领着数百人跟在后头,军行半途,天已大亮。茅庵东带马当先开路,道路尽头却冲来一群残兵。

茅庵东立手示意兵士停步,待与那群残兵照面,对方已然稀里哗啦哭成一片。打马向前,才发现内中有几人眼熟,都是与呼九思留守营寨的几名青衣军军官。

看着这几张熟悉的面孔,茅庵东心头猛然一跳,厉声问询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那群兵士捶胸顿足:“杨、杨三那狗‘操的龟儿子,攻、攻了大营,大头领,大头领给他们害了!”说完,全都号啕大哭起来。

一句话如一口寺院老钟,“嗡”一下在茅庵东脑中敲响,他心无旁念,唯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瞬间发了出来,紧接着天旋地转,再也无法稳坐马上,晕厥坠地。

杨招凤与崔树强同时滚鞍下马,抢上前去,将茅庵东扶起。崔树强用拇指猛压他的人中。茅庵东痛呼一声,复又转醒,他甫一醒来,就兔子般弹身而起,飞上马背怒咆:“我要宰了那个畜生!”话落马出,早已是十步开外。杨、崔二人来不及阻拦,只能领军紧随。

南面的青衣军营寨立于一缓坡上,茅庵东策马狂奔,已见彼处人乱如蚁,红眼之下根本不管背后有无兵士掩护,绰起悬挂在鞍鞯边的长枪,加紧打马冲去。

留守营寨的青衣军不多,杨三数百人突袭而至,战事早已结束。他控制了全营上下,此时正催令兵士搬运营中存粮,外头突然喊声暴起,他情知不妙,引十余亲卫钻出营帐查看。

头一眼望去,就看到一将单枪匹马,贯冲入营,枪影闪烁如梨花飞舞。

“此必是茅瞎子,格老子的,真是个疯子!”在青衣军中,杨三谁都不怕,甚至对呼九思也不是真心服膺,但独独恐惧茅庵东。这一方面是敬畏其勇猛无畏的作风,另一方面也忌惮其人刚直不阿、软硬不吃的性格。

“头领,茅瞎子是一个人!”左右看到来势甚急的茅庵东身后并无兵马跟随,立刻提醒,“不如趁机先把他做了!”

杨三杀呼九思实属无奈,他因畏惧孔全斌才临阵脱逃,但缓过神却担忧粮秣不济,所以暗中探知茅庵东等倾巢而出后,自后袭击了呼九思。呼九思躲在中军大帐内力战不屈,杨三怕夜长梦多,下令乱箭齐发,将昔日待己甚厚的大哥呼九思无情地射杀在了营帐内。孰料,茅庵东回来的速度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,他第一反应是跑路,不过,经过左右提醒,发现茅庵东的确是孤身一人后,他又起了别样的心思。

“呼九思死了,茅瞎子便是老大,把他杀了,无需我再动手,青衣军不战自溃!”杨三心下盘算,口中也不含糊:“来啊,取梅鍼箭来!”

他才说完,侍从的亲卫早有人解弓取箭,递了过来。所谓“鍼箭”,箭翼窄小,箭头尖锐,而且箭簇整体较长,专用于透甲。杨三自谓箭法不错,不敢上前与疯虎也似的茅庵东肉搏,就想远远射杀之。

心无旁骛的茅庵东左挑右刺,没有察觉暗中窥视自己的杨三。杨三看准时机,射出一箭,谁知心急之下用劲过猛,那支箭从茅庵东的头盔上飞了过去。

茅庵东警觉一颤,同时反射性地朝箭来方向望去,当他看到正在张弓搭箭的杨三时,心底地愤怒积蓄到了最大值。气冲霄汉中,不顾马边还有兵士阻挠,咆哮着“杨三狗贼,还大头领命来”驾马朝杨三那边狂冲。

一人拼命、万夫莫敌,似乎是受了不要性命的主人催化,茅庵东跨下的那匹大青马也失了智般在促狭的营地内撒足狂奔起来,周围兵士遮拦不住,纷纷向两侧避让。

发现茅庵东猛虎出笼径朝自己这边赶来,杨三心中着慌,但他弓已拉弦,还是硬着头皮射出了这一箭。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茅庵东并没有觉察自己直线冲锋是个大忌,但听“噗”一声响,右肩结结实实吃了这一箭。他登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着飞坠落马,而他的大青马重负突释,也乱了步伐,脚下磕绊一下,也是横摔出去,压塌了一间营帐。

杨三得手,大喜过望,举弓招呼:“快擒了茅瞎子!”

左右亲卫见势欢呼雀跃,正欲上前,可脚还未迈,侧方厉啸接踵而至,他们在尚不知觉中就立毙七八人。

放箭的乃是青衣军那一百精锐弓手。

原来不久前茅庵东负气自冲,杨招凤与崔树强在后追了一阵,认为直接冲击营寨只怕又得陷入与杨三的一番苦战。实话实说,来回赶路加上大战方歇,纵然是铁打的人,也不免困顿。杨招凤忧虑己方连番作战,极度疲劳下会产生较大的伤亡,便与崔树强兵分两路,各带百余人从左右包抄,剩下的兵马以及景可勤的部队则在后伺机而动。

杨三部本就军纪涣散,又忙于搜罗营寨更无秩序可言。茅庵东忽然到来,杨三等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正面,对于悄然而至的杨招凤与崔树强几乎没有察觉。


ejrh.manchalan.com  lex0.manchalan.com  gm3ax.manchalan.com  dulfc.manchalan.com  x10i7.manchalan.com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.manchalan.com

本站ballbet贝博网页登录-贝博登入-ballbet西甲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

高清无码v视频日本www【复制官网463654.com】 蜜桃app【点击打开bd713.com】 贫僧by时镜【复制官网an770.com】 色色网【复制打开fy5559.com】 欧美avballbet贝博网页登录观看【点击打开067880.com】 欧美高清vivoes69【复制官网2861777.com】 帅同社区【复制网址bc1111.com打开】 小黄片【点击打开sugsb.com】 啪啪网站【复制网址ook114.com】 狠狠爱【复制打开578030.com】 日本女优【点击打开93site.com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