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做太子的时候,他还偶尔能够出宫,自从做了皇帝之后,李承乾就再也没有出过皇宫了。

这御花园的景象,往常是看腻了的,今天看着,倒是头一回觉得,新鲜。

走着走着,就到了宣政殿了,李承乾的神色一凛,又重新变回了宣政殿里头坐着的皇帝陛下,一个杀伐果决的皇帝陛下。

李承乾刚进了宣政殿一会儿,外边儿便有太监进来禀报,皇子李厥求见。

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:李厥的请求

“厥儿?”李承乾把手里的折子一丢:“这孩子向来规矩的很,可从来没有跑到这宣政殿来见朕啊,让他进来吧。”

转而,李厥匆匆的走进了宣政殿之中。

“儿臣给父皇请安。”

“免了,今儿个怎么到父皇这边儿来了?不单单是来请安的吧?”李承乾抬起头来看着李厥说道:“说吧,有什么事儿想跟父皇说?”

“父皇,儿臣前些日子跟母妃一同去了东山县庄子上,有件事,从庄子上回来之后,儿臣就一直憋在心里,现如今,儿臣不吐不快。”李厥站在殿中,拱手说道。

“嗯,说说看。”李承乾闻言,来了兴致。

以前自己的这个儿子,可还没有这么跟自己说过话,这回,看来是真遇上事儿了,而且,这事儿,看上去,还挺着急。

“父皇,儿臣.......”李厥站在殿中,拱着手,鼓着一口气,想要说出来,但是看了看殿中站着的内侍,却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。

李厥虽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人,但是出生在东宫,生长在东宫,在老师的教导下,从小到大,虽说不是个内敛的性子,但是举止也都是要得体,要沉稳,现在殿中站着这么多内侍,这事儿,他有点儿说不出口了。

李承乾看出了儿子的窘状,脸上露出一抹笑容。

这小子,到底是什么事儿,吞吞吐吐的,以往只是忙着在这宣政殿之中处理政务,因为这两年的事儿,李承乾也是鲜少关心后宫之中的事儿,包括后宫之中他的儿子。

今天李厥主动到宣政殿来,李承乾瞧见自己的儿子来找自己,吞吞吐吐的不知道为了什么事儿,反而心里有点儿高兴。

至少儿子知道有了困难来找爹,这让李承乾觉得亲近。

“临安,带着他们,先退下。”李承乾说道。

“是。”临安躬身应声,对着殿中站着的内侍招了招手,带着他们退出了宣政殿内。

待内侍都推出去了,李承乾靠在龙榻上,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厥。

“现在人都退下去了,说吧,有什么事儿想跟父皇说。”

“父皇,儿臣在东山县的时候,碰到一个顶撞儿臣的女子。”李厥拱手说道。

“顶撞你?怎么,想要收拾人家?嗯?”李承乾饶有兴致的看着李厥问道。

李厥摇头:“不,父皇,儿臣想请父皇赐婚。”

“赐婚?你才刚见人家一面,就想让朕赐婚?草率!”李承乾面色一凛:“那姑娘,谁家的啊?”

要知道,东山县境内现在可是聚集着太多人了,还是有名望的人,因为,东山县的四处书院,如今的名声也是越来越大了,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,书院的发展也越来越好,书院里的先生越来越多。

书院里的先生那都是些什么人?起初是玄世璟从朝廷里挖走的那些身体不适合再参朝议整的臣子,是那些臣子,撑起了东山县书院的雏形,要是没有那些老臣子,东山县的书院,哪儿有今天啊。

不过,也到底是玄世璟有本事,人给拉了过去,让人还心甘情愿的,守在了书院,就算是退出了朝堂,还依旧是在为大唐做贡献,为大唐培养下一代的人才,这样一代一代的传下去,是好事。

这些人留在了东山县,在东山县置办宅院,有的,甚至把部分家人也都迁到了东山县,权当个陪伴,所以说,在东山县境内,遇上个人,看上去其貌不扬,说不准,就与书院的哪位先生沾亲带故,或者是,书院里的先生的家人。

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

警告 / WARNING

ballbet贝博网页登录-贝博登入-ballbet西甲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,傳閱,出售,出租,交給
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,播放或播映。



5qcv.manchalan.com  7ukgm.manchalan.com  4mu7.manchalan.com  a40p2.manchalan.com  wbfvi.manchalan.com  

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 shown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.

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爱【复制打开kaihui6.com】 乱伦电影【复制网址bc1111.com打开】 小黄人2撤档【复制官网vs011.com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