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懒懒仰头,皱起鼻子冲南木眨了一下眼睛。

“配合你~”嘴型轻轻张。

南木一愣,眼睛都亮了一下,掩唇随她去,愉悦在半眯上扬的眼角堆积,看店员小姑娘僵着手脚红着脸收了款,再说了一句“不好意思认错,两位很配”,傻愣愣地冲她们挥手。

“哈哈!”南木终究还是没有忍住,出了店,拿着果茶笑弯腰,期间抬头看岑萍水。岑萍水本来挽着她一本正经,斜眼看了她一下,没忍住,也弯了一下唇角。

心照不宣地把这个促狭的小玩笑压在心底。

不过来时两个人并肩,现在倒是挽着手,没打算分开。

岑萍水一边掩唇,一边眼神柔软,有些思绪万千。

南木很对她的胃口,要按照她以往的作风,这么久了,这个女人大概已经在她身上失心一半,就差临门一脚——好在南木不是系统指定的攻略目标,否则高珏兄就绿定了。

可岑萍水还是手脚放得干干净净什么也没干。她对南木算心怀尊重,没有动那些刻意的手段,相处完全顺其自然。

可是问题就在于,这顺其自然之中竟然也被她品尝出南木的“心动”来。

既然妾有意,有什么不应该的发展可怪不得人……岑萍水一边想一边笑,清幽幽挨着她。两个亲昵地靠近,发丝交缠。

她们相邀在一个书厅里,却不是那种需要完全静音的图书馆。

说起来这是给情人提供逼格比较高的幽会场所,每个小桌都挨得很远,期间是摆满书刊的木制书架相隔,环境比较安静,想要相对一起翻翻书也可以,偶尔抬头就能看见面对面的对方,相视一笑之后方便耳鬓厮磨。

既然姓岑的已经放开手脚,她就不怎么想装好人了。

可没料她刚喝一口茶吐出半句:“高松沉……”

南木就是一顿,眼里露出不好意思,从鼻子里哼出一句:“哎呀……不是说好不迁怒我呀?”

岑萍水一愣,笑:“我是说,戚七说最近学校见他气闷,问题不大吧?”当然戚七不可能提起他——岑萍水说出来,只是想要提起他来引入南木的另一半,以验证她是不是自己所想,对高家没什么真心。

“能有什么问题。”南木一听没她的事便高兴,轻描淡写:“无非是小孩子气性。他给姑姑养歪了,不愿意好好和同学相处,在学校顺风顺水久了,这次挫折对他有好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你是故意的?只是想要他吃个苦头?”岑萍水一愣,本以为她对自己儿子没什么心思,却心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冷情?

可出乎她意料的是,南木仍旧低头喝一口茶,笑:“不是啊。”

岑萍水这下子没懂,压抑着疑惑搅搅茶水:“那么我向你讨教育儿经?可以吗。”

“我见戚七很乖啊,她还需要费什么心思?”南木先调笑一句,却没想到岑萍水的深意,只是随口道来:

“不过这个事情你可问错人了,这事你得找高玉——就是我妹妹,嗯,我的小姨子。我在家也不怎么管那小兔崽子,都是她带着呢。”

岑萍水环起胸,挑着眉梢刻薄道:“看得出来。这两人像,一个赛一个傲气,雕出来表情一模一样的。”

“噗。”南木被逗笑了,真心符合,竟忽然有点感叹:

“是啊,真不知道高松沉跟着他那个冷脸姑姑以后出来了怎么办呀?最好期待他有点能力,不然以后这个性格可被人记恨死。”

“那你这个当家长的还不管管?性子久了可不好纠回来。”岑萍水压着眼睑低缓道。

“我管他干嘛?他有他的活法。”南木少见地露出俏皮的小样子,拿起勺子舀了一点蛋糕,放进嘴里,声音稍微有点含糊:“我是我他是他嘛,人各有福,我们只要互相尊重就好啦。”

“巧克力的也不错。”岑萍水把自己手边的蛋糕也推过去,哑声:“……你不爱他?”

这么一个唐突的语言,就连问出来的岑萍水都留意着南木的变化,她却像是听见了一个很普通的问题,还是先和她交换了蛋糕,吃了一口,才好笑随口道: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.manchalan.com

2481l.manchalan.com  6yce.manchalan.com  tqb.manchalan.com  oads.manchalan.com  xermp.manchalan.com  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

27144影院【复制打开5979797.com】 草榴网站【复制网址572089.com打开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