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外,各个佛寺和道观的产业也得严格控制,按照规模划分档次,自耕自种自己吃就行,还想着不事生产,叫佃户养着他们,想也别想!多出来的田产,就得征收高额田税。若是有信徒供奉的财产田产数额超过一定的限度,那么,就要对这些信徒征收高额慈善税!毕竟,既然你有钱供奉佛祖神仙,那么,自然是有心做善事的,就应该对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,不是吗?甚至,道佛门派那边收到的香火钱,同样也是要征税的。不管是平常人去庙里面上香给的香火钱,还是做法事得到的钱款,这些都是要征税的,如果瞒报,那就回被处以高额罚金。

朝廷理由也很简单,佛祖菩萨还有那些神仙一流的,那是什么样的人物,对于人间的什么金银能有什么需求,在他们眼里,金银这些东西跟破铜烂铁没什么区别!如果他们也对这些有贪欲,那还算是什么神佛?所以,归根结底,这些东西都是你们这些和尚道士享受的,你们都是出家人了,不是喊着要四大皆空嘛,要享受这些做什么,影响你们修行呢!强权加歪理,弄得谁也不敢吭声。

可以说,一套组合拳下来,两家都懵逼了!道门正一派那边还好,他们大多数是家族式的修行,本身就不是所有人都必须出家的,其实就是让在家的那些人养着出家的这些。而全真派那边就有些尴尬,本来就是天南地北的道士凑一块的,道门修行,可比佛门花费大多了,不管是内丹外丹,还是其他的修行法门,对于资源的依赖性都是比较大的,何况,那么多道士,吃喝拉撒都不是什么小数目。要是将时间耽误在耕种田地,自食其力上头,那还修行个什么!

倒是考试什么的,难不倒这些道士,能当道士的,其实文化水平都不会差,像是当年的全真七子,还有考过进士做过官的呢!佛门那边倒是因此损失惨重,他们一向宣称佛门广大,大开方便之门,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要,又说什么苦海无边回头是岸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结果呢,一些江洋大盗土匪恶棍都被招了进来,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这些人就算是进了佛门,又真的能被佛法感召吗?一些佛寺甚至直接废物利用,利用这些恶棍去催租!

总之,道佛两派开国以来,日子都不能算是非常好过,嗯,还是有一些比较好过的,有一些炼丹不怎么样,反而老是炸炉的已经得了“高人”指点,跑去给一些作坊做顾问了,嗯,这些作坊大多数都是内务府名下的,他们是真的需要各种人才。像是这些勇于探索,什么都敢往炉子里面放的,一方面他们认识的东西足够多,经验也比较丰富,你说一下特性,他们就知道是什么矿物,你给条路子,他们差不多就能摸索个大概出来。如今他们对炼什么长生不老药已经没那么多兴趣了,长生不老有什么好的,能有爆炸有意思吗?爆炸就是艺术啊!

可以说,如今大明的火器弹药还有初步的化工基础,那真是托了这些道士的福,可惜的是,愿意改行直接做化学家的道士是真不多。

不管怎么说,佛道两门对于传道这种事情,都是比较积极的。全真教那边尤其如此。他们是真心不爽,想当年,长春真人在成吉思汗还没有完全发迹的时候就去了蒙古,但是最终呢,全真教被羞辱得差不多变成了全天下人的笑话,之后为了避祸,甚至直接分裂成了好几个支派,不复从前的风光。

如今听说朝廷有意派遣人手去草原教化,顿时,这些和尚道士都动了心,不说这里头的利益,光是天高皇帝远,就足够他们动心了!他们倒是也考虑过,朱樉会不会跟自个老子一脉相传,但是后来想想,又觉得草原那边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,要是现在就将规矩订得太严苛,哪里还有什么人愿意过去呢!

朱元璋那边知道了消息,顿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不过呢,在朱元璋看来,这是一件好事,他也没真的将和尚道士一竿子打死,这些人里头还是有人才的,既然是让人去传道的,他们肯定得派有本事的人过去,要懂得经义,嘴皮子要利索,最重要的是,得有拿得出手的一技之长,戏法障眼法什么的就算了,这种东西,能糊弄得了下面,糊弄不住上面,所以得拿出点真本事出来。最简单的,就是医术!

佛道两派在医术上头都是有些独到之处的,草原那边,在这方面的确也是有些欠缺的,这些人过去,正好能够补足这些缺憾,要是能够多教导一些学生就好了!

琢磨了一下之后,朱元璋就去给朱樉那边去了信,将情况跟朱樉说了,朱樉一听,简直是大喜过望。

以前没感觉,自个当家做主之后才知道,果然人才才是最重要的财富,以前的时候,他一肚子的雄心壮志,而现在呢,现实已经开始教他做人了!

在这个时代,统治成本其实还是比较高的,为什么历朝历代都喜欢用儒家呢?儒家的理念就是为了让统治者降低统治成本,因为他改用一个“礼”来约束百姓,儿子要听爹的,妻子要听丈夫的,个体家庭要听宗族的……环环相扣,就不需要太多的人手,就能够控制住基层,虽说会导致不少问题,但是,无疑节约了大量的行政成本,一些小问题下面自己就解决了,不会闹到上头去。

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算是懒政,但是,在这个时代,这的确是一个聪明的做法,因为按照之前国家对于士人的优待,国家是真的养不起这么多的官僚阶层。

放到草原上,可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约束,编户齐民之后,有的时候,一些琐碎的事情也得报上来让他解决,朱樉要不是耐心已经磨练出来了,他早就恨不得跳起来了!

朱樉如今急需要对下面的那些牧民进行扫盲,教会他们基本的规矩,省得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,都要占用大量的人力物力,太过简单粗暴的执行办法,暂时还可以解决,但是要是大家都习惯了这样,往后可就不好办了!

朱樉从朱元璋那里才拿了名单,盘算了一下人数,立马就准备起草相应的规定,那些文臣过来,就是为了教化的,那么,那一个人需要负责多大的地方,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,这都得先说好了,免得他们跑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混个资历,这不是占自己的便宜嘛!

至于和尚道士们,也是一样的,朱樉也是同样要下硬性指标,多少人要脱盲,要做出多少贡献,才有资格传道,要不然,你就是非法传教,是要被处罚的!

王明珠看着朱樉在那里奋笔疾书,凑过来一看,顿时哑然失笑,不过很快又是黯然起来,心里想着,也难怪大元这么容易就崩溃了,大元当朝的时候,除了贵族得了很多好处之外,底层牧民的生活又得到多少改变了呢?他们承担的义务很多,获得的收益却非常少,在这样的情况下,谁还愿意为了元廷出生入死呢?

而大明呢,说是要教化,那就是真的要拿出实际的东西来,王明珠对此非但不会抗拒,反而非常期待。想着自个的兄长,王明珠暗叹一声,他是真的是生不逢时,以至于遇到了如今的下场。

听到王明珠微微的叹息,朱樉抬起头来,有些愕然:“明珠,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,怎么不叫我一声?”

王明珠莞尔一笑,然后她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神情,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含笑说道:“我刚刚知道了一个好消息,所以决定亲自来告诉你!”

朱樉的神情一下子变得精彩起来。

第50章 马皇后

不论在什么时候,新生命的诞生总是代表着希望。朱樉与王明珠的长子朱尚炳诞生的时候,草原上家家欢庆,很多人的心立马安定了下来。

而中原这边,常如月也已经给朱标生下了他们的长子朱允煐。朱标后继有人,要不是还有几分理智,朱元璋恨不得立刻就将朱允煐立为太孙。

史书上,这个孩子似乎是早夭了,但是舒云看这个孩子,身体颇为健壮,并没有早夭的意思,心中难免有些猜测。

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,事情没有发生之前,谁也不能确定,好在朱标与常如月夫妻感情还是挺不错的,在其他事情上头也算是走上了正轨。

朱标呢,已经不再跟之前一样,什么都学着朱元璋了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风格,本来就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工作狂的!朱标呢,他如今东宫里头的人才组成结构也已经发生了变化,道德君子变少了许多,干实事的人多起来了,这让他感觉轻松了不少。

老实说,身边都是一帮要求自己在道德上头完美无瑕,要仁义,要宽和,要这样,要那样的,你们这是辅佐太子呢,还是想要弄出个泥塑木偶出来放在上头任你们摆布啊!


eh3c.manchalan.com  2jfc.manchalan.com  v7gy.manchalan.com  hhfal.manchalan.com  05j.manchalan.com  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.manchalan.com

本站ballbet贝博网页登录-贝博登入-ballbet西甲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

播播影院【复制网址554648.com】 色婷婷亚洲五月【复制打开0291777.com】 小黄文【复制网址zer360.com打开】 欧美亚洲综合另类无码【永久地址584909.com】 纯肉高h【点击打开etdns.com】 蓝色导航【点击打开uv777.com】 十八禁漫画无遮挡【复制官网974799.com】 翁熄系列乱老扒【复制网址578050.com打开】 啪啪啪【点击打开uv777.com】